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回到漢朝做皇帝 第二十九章:長安風云【二】

作者:小藍博基尼 分類:歷史 更新時間:2019-11-08 18:10:27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xupyez.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xuanhuange.net


隨機推薦:紹宋 高武大秦 大唐從太極殿開始打卡 好氣哦,農門首富好難當 東宮囚寵:冷面太子強追妻 大唐皇太子是我老公 縱情三國 凰后難逑:圣上請開寵 

    “殺!”跟隨著劉秀的身影,袍澤們高聲吶喊迎上敵軍。

    兩軍相遇,劉秀大軍的戰力完全超乎王昌的想象,原本還信心滿滿的王昌大軍瞬間就被劉秀打蒙了,他不停的大喊著:“頂住,別亂。”

    這段時間劉秀與王孫慶對練,除了不停的在提高士卒的綜合能力外更費盡心思組建的一支六百人的先鋒營,當錐行陣發動起來時,兩百士卒立即跟隨著劉秀作為前鋒部隊,其余四百分布左右兩翼,為中軍保駕護航。

    “穩住,擅退者殺無赦!”王昌砍倒幾名膽怯者但也拯救不了已被打亂的大軍。

    別看劉秀現在身形弱小,可動起手來卻是兇猛無比,殺得敵軍士卒紛紛讓路,不想與他正面沖突。

    “跟著大隊,不要走散,大家奮勇殺敵。殺!”

    一邊士氣如虹,一邊抱頭鼠竄。劉秀領著大軍越打越順,強行殺入了敵陣中軍,更趁機揮刀砍向騎在戰馬上的敵軍大將王昌。

    兵器相交,隨著一聲“臥草”,王昌力大如牛,直接把劉秀連人帶武器給磕飛了。

    “小賊受死!”

    “你做夢去吧!”硬拼不行,那就直接跑。混戰中,劉秀總能見縫插針,尋找到最合適的躲避路線。

    “小賊,夠膽獨斗乎!”王昌大刀揮動逼開身前的士卒繼續朝劉秀殺去。

    “獨斗乎!我乎你祖宗十八代,小爺我不傻!”劉秀一邊破口大罵,一邊到處亂竄,王昌的激將法不但沒有半點效果反而還被劉秀氣的夠嗆。

    己方大軍失去了劉秀的指揮,但軍陣里還有一個王孫慶能代替劉秀下令,可敵軍少了王昌下令可就沒人能頂上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當王昌發現不對勁的時候已經晚了,他的軍隊已經被打散了,自己連同百位士卒也被包了餃子。

    左瞧瞧右看看,別說什么當朝猛將,就是霸王重生也會再次被人命給堆死。隨著一支利箭射出,王昌咽喉中箭從馬上摔了下來,劉秀心里氣呀,自己拼了半天命,好不容易能殺了大將成名,居然被王孫慶給截胡了。

    “回頭再找你算賬!”劉秀心里嘀咕著,快速砍下王昌人頭,用長刀挑起,拼命嘶吼著:“敵方大將王昌已死,首級在此。”

    “敵方大將王昌已死,首級在此。”劉秀大軍首戰告捷,原本士氣低迷的反莽聯軍瞬間回到滿血狀態,拼命的嘶吼著,快速朝著劉秀大軍方位靠攏。

    城外的七路大軍居然被滅了一路,這個消息傳來時,甄邯楞了好一會才回神過來大罵著:“王昌這個廢物,居然連一群烏合之眾都擋不住。”

    “傳令大軍給我追,一定不能讓叛軍溜了。”

    長安城連接著弘農郡,中間隔著潼關與函谷關兩道天險,來時是因為王莽故意為之所以反莽聯軍才會順風順水,但回時卻沒這么容易。潼關是因為官方來不及部署所以沒有雄兵鎮守,反莽聯軍攻克起來只花費了一點時間,但函谷關卻不同,原本隱藏在弘農郡的大軍悉數出動,劉秀帶著大軍剛剛靠近,就差點沒被大將武讓率領的士兵給射成刺猬。

    拼命廝殺,日夜趕路結果還在敵人的包圍圈里面,這感覺別提多難受了。

    望著疲憊的士卒,劉秀連扎營都不敢,放出斥候之后,便下令士卒原地休息。

    “奶奶的,早知道我就往武關跑了,說不定那邊還好打點。”

    “你想多了,要是去武關,我們一定十死無生。”

    “你就這么肯定!”

    “宛城是當朝的中樞地帶,從開朝以來就有重兵鎮守。從武關到宛城,快馬加鞭只需一天,我們這點人過去了估計還不夠人家塞牙縫,這些常識你一點都不知道嗎?”

    聽著王孫慶放嘴炮,劉秀腦瓜子嗡嗡響,宛城的兵力有這么強盛嗎?怎么和自己認知的宛城完全不同呢?

    苦惱的時候,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黑暗離去,黎明到來,劉秀頂著黑眼圈不停的重復著同一句話:“大家都商量一下,除了強攻,我們還有沒有別的路可走,比如繞開函谷關。”

    “從下半夜開始你就一直都問同樣的問題,如果真的有辦法繞開函谷關,那函谷關還能稱為天下雄關嗎”王孫慶也是一夜未眠,他很明白劉秀心中的想法,但面對函谷關他同樣沒有別的辦法。

    “報,大司馬翟大人和幾位將軍前來支援我軍了。”斥候滿臉雀躍來報卻挨了劉秀一頓罵:“你腦子有病吧,他們是來支援的嗎?他們根本就是潰逃來這里的,而且他們都來了,追兵還會遠嗎?”

    別說是斥候了,就連王孫慶、龐萌兩人都被這大實話懟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文叔,時間緊迫,你為何還不攻打函谷關。”翟義一出現語氣就帶責怪之意。

    反莽聯軍本身就各懷心思,現在都到了窮途末路的時候,劉秀哪里有心思搭理自己這個名義上的領導,開口就直接懟了回去:“你瞎呀,沒看見我現在滿地傷兵嗎?”

    “大膽,你居然敢這么跟大司馬說話。”翟義沒吭聲,陳豐直接跳了出來找麻煩。

    沒出發之前劉秀就一直有諫言,可結果卻直接把自己給諫到核心人員之外了,現在能不能活下去還是的問號,劉秀才不管這么多,開口就是一句:“我認錯,我有罪,請各位率領大軍攻下函谷關,之后要殺要剮,我悉聽尊便。”

    函谷關可是天下雄關,誰都不愿意去送死,現場就這么僵持著,沒人敢往下接話,氣氛別提多尷尬了。

    后方追兵轉眼即到,若在這么拖下去,腹背受敵必定全軍覆沒,翟義忍下心中惡氣,開口勸說著劉秀以大局為重。

    劉秀自然也知道目前生死攸關,他望向王孫慶卻只換回來強攻兩字。

    你爺爺的,不打十死無生,打了九死一生,強攻就強攻,不管是誰都必須出力。

    反莽聯軍所有主將各帶一隊,隨著號角一響,黑壓壓的人群就壓向了函谷關。

    漫天箭雨落下,慘叫聲、哀鳴聲響徹天地。

    木梯剛剛搭上城墻,劉秀都沒還爬呢,上面就倒下了滾燙的金汁。

    劉秀躲得快,沒被金汁淋上但是那股惡臭迎面而來,也把熏的嘔吐不止,但比起那些被燙的面目全非的士卒來說,劉秀是幸運的。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xupyez.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xuanhuange.net

99贷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