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我們的小憧憬 正文卷 第72章 原來你還在這里

作者:楓洛江笛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19-11-07 21:33:01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xupyez.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xuanhuange.net


隨機推薦:放飛自我后她爆紅全世界 不世臣下 搞定名門老公 莫先生又來幼兒園啦 神秘總裁的迷糊小嬌妻 我的弟子們是學霸 王爺的暴躁小丫頭 修真兵王在都市 

    “謝謝!”

    王梓義伸手接過兩杯“鹿角巷”,轉過身迷失在人群里。

    他撥通了電話,舟舟顫抖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你買個奶茶而已,跑哪兒去了?你嚇死我了,這么多人,你萬一有個什么意外,我這碎屏手機都沒人修了……”

    “你在哪兒呢?我去找你!”

    “我在……”舟舟抬頭看了一眼,“我在熊貓屁股底下。”

    “熊貓屁股……”王梓義焦急地踮起腳,沿路尋找著,“熊貓,有多大?我在找,你別慌,站在那里等我!熊貓……我看到了!”

    五十米處有一樽巨大的熊貓雕塑,這是成都的象征性建筑,王梓義匆匆趕過去,繞著三米多高的熊貓雕像走了幾圈。

    “你在哪兒呢?”王梓義說著話,突然感覺肩膀被誰拍了一下。

    寧苒戴著熊貓發卡,笑嘻嘻地揮著手。

    “我就在熊貓下面啊!”舟舟急促地喊著。

    “我在一只攀爬的熊貓屁股底下,你在什么熊貓屁股底下?”

    寧苒覺得莫名奇妙,但又十分有趣,原來外地人來成都,都在熊貓屁股底下約定見面。

    “好,一只站立的熊貓,我再找找。”王梓義掛斷電話,“寧苒,你見到一只站立的熊貓了嗎?”

    “成都現在有很多熊貓雕塑,我不知道你說的哪一個。”

    王梓義比手畫腳,心急如焚地想要到舟舟身邊去。

    “你和舟舟走散了?要不我帶你找找吧。”

    寧苒輕車熟路地穿梭在人群里,一襲長發直直的垂在背后。

    “你對這很熟悉的樣子。”

    寧苒言笑自若,“我就絲層都嘚!”

    “你是成都人?”

    “對頭!”

    “真好,回家很方便。”

    寧苒帶著王梓義在夜晚的街頭找了好幾個熊貓屁股,都沒有找到舟舟的影子。

    “喂?我把成都找遍了,都沒找到你說的那個熊貓屁股。”

    “我回酒店了,你也快回來吧!”

    “你回去了?”王梓義深感自責,“安全就好,我也馬上回去。”

    寧苒等通話結束,“你知道回去的路嗎?要不要我送你?”

    “不用了,那個酒店遠遠看著挺顯眼的,我一會就能到。”

    “好吧,拜拜!”

    “你也快回去吧,注意安全!”王梓義說完,行色匆匆地消失在夜幕下。

    寧苒長舒一口氣,成都的國慶節永遠人熙攘攘,人頭攢動車水馬龍,她一個人站在廣場中央,也想有人陪。

    閨蜜打來電話,問她在哪兒。

    “熊貓屁股底下。”寧苒說。

    走過陡峭的千尺幢,越過百尺峽和擦耳崖,凌晨一點,林悅和姜迪的河南老鄉抵達了北峰觀日臺。

    周圍大概有一百多人擁在一起,起初有一個人打破了沉寂,沖著對面山上大喊:

    “喂——”

    間或第二人也喊了起來,回音遙相呼應。

    隨后,第二人,第三人……

    有的粗獷,有的尖細,人們釋放著生活的壓力,宣泄著社會的紛擾,對著蒼山遍野傾訴著內心的渴望。

    “啊湫!”林悅打了個噴嚏,緊緊裹住單薄的外衣,后背的汗液在涼風中急速蒸發著,寒意襲入骨髓,她疲軟不堪,坐在草坪里,聽著耳邊兩三個小販在叫喊:

    “黃瓜十塊錢三根!”

    “我十塊錢四根!”

    男生憨憨地收起手電筒,“我以為能派上用場,結果沿路燈火通明。”

    林悅的眼皮打著架,她睡眼汪汪地看著墨色里的東方,“什么時候才有日出啊?”

    “現在是兩點鐘,還得幾個小時。”

    林悅又餓又冷,幾個游客圍坐在一起,吃著隨身帶的小零食,她眼巴巴地望著。

    “姜迪!”男生獅吼般咆哮著。

    林悅嚇得抖了個機靈,“姜迪來了?”

    男生不好意思地低下頭,“我以為喊幾聲她能聽見。”

    “姜迪~”許少模仿著河南口音,從棧道爬上來,其他樂隊成員緊隨其后。

    “你們有吃的沒?”林悅帶著哭腔乞求到。

    “年楷有吃的沒?”許少拋出包袱。

    年楷在兜里摸索著,“有個小面包。”

    許少揚起下巴,“是時候展現你真正的技術了。”

    年楷順著許少示意的方向看去,林悅熱淚盈眶地坐在冰冷的地面上,臉頰凍得紅紅的,蜷縮在大衣里瑟瑟發抖。

    “你們走散了嗎?”年楷把面包遞給林悅。

    她餓虎撲食般撕開包裝袋,大口吃起來,伴隨著劇烈的咳嗽聲。

    年楷幫她擰開身邊的熱水杯,里面空空如也。

    “咳咳咳……上來的時候喝完了。”林悅順著胸脯,干澀的面包屑堵在喉嚨,一時難以下咽。

    “你們誰有熱水?”年楷問隊里的人,大家紛紛搖頭。

    林悅開始發抖,她吸著鼻子,神情疲憊。

    “我好困啊,太陽怎么還沒出來?”

    “現在兩點半,起碼三小時以后了,你困了就靠著我睡吧。”

    林悅睡意闌珊,沒有意識地傾倒在年楷的肩膀,漸入夢鄉。

    隊員們四散走開,避免打擾佳人眷侶的休憩。

    河南的男生站在一邊傻眼了,林悅到底和誰是一對兒呢?

    詹森杰和姜迪滯留在山腰,許少對他們說,林悅還在山底下慢慢爬,可兩個小時過去了,林悅無影無蹤。

    姜迪想起老鄉講的1983華山搶險,突然失聲大哭,“他們不會有事吧?”

    “我懷疑許少騙了我們。”詹森杰安慰著姜迪,“我們不能再浪費時間了,趕在林悅下山前到觀日臺,她一定在那里!”

    海拔升高,寒風呼嘯,詹森杰加快腳步,他想起在巴厘島落海時林悅無助的樣子,百感交集。

    他開始學著換位思考,眼前的云梯扶搖直上,一排排從眼前掠過,他對崇山峻嶺發誓,以后再也不會丟下她一個人。

    年楷拉開棉服拉鏈蓋住林悅,她的體溫逐漸下降,臉色發白,年楷輕觸她的指尖,仿佛一塊冷鐵。

    他猶豫了許久,終于握住她的手,傳遞著掌心的余溫。

    河南老鄉站在棧道口張望,時不時叫著姜迪的名字,高中時她認自己做哥哥,如今哥哥把妹妹弄丟了,真是個不負責任的家伙!老鄉在心里罵著自己,心提到了嗓子眼。

    許少在華山之巔吻著自己的女友,拉出自拍桿記錄下這曼妙的時刻。

    五點二十,天邊從混沌黑色,瞬間在云層里轉白,天際線漸析明顯,底層的黃色將大地和天空割裂開來,不斷擴散著,太陽從一個黃色的點逐漸變成粉色,又轉向暗紅,云層開始稀薄,外圍的淡藍色涌現,迷人的色彩交織在一起,東方綻露出迷人的卷帙。

    年楷低頭看了一眼熟睡的林悅,睫毛上的露珠折射著淺淡的光芒。

    “林悅。”年楷輕聲呼喚。

    “嗯?”林悅在夢里答應著。

    她瓷娃娃一樣白嫩的臉龐,藏在毛領之下,秀色可餐。

    年楷萌生了邪惡的想法,他湊近林悅的額頭,恍惚間又警醒自己,急忙抑制住一己私欲。

    河南老鄉徹夜守望棧道口,終于看到梯子上閃現了一個熟悉的面孔。

    “姜迪!”男生幾近崩潰,“你終于上來了!我等了你一夜!”

    “是啊!我上來了!”姜迪興奮地擺手。

    詹森杰有些體力不支,晃晃悠悠爬完最后一段路程,跪倒在草叢里,看見東方漸吐的魚肚白,深深震撼著。

    林悅微微睜開雙眼,抬頭正對年楷的五官,一抹壯麗的紅色從東邊照過來。

    ()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xupyez.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xuanhuange.net

99贷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