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我們的小憧憬 正文卷 第74章 禁果

作者:楓洛江笛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19-11-08 18:10:02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xupyez.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xuanhuange.net


隨機推薦:前妻來襲,總裁請準備 薄先生是個萬人迷 贈你璀璨銀河 保安隊長 霸寵小嬌妻:長官慢點撩 邪王嗜寵:無賴小公主 都市之絕代戰神 撩完就跑:清冷男神入我懷 

    蘭歆爾躺在床上默默地注視著劉楠冬。

    只有兩個人的房子里靜悄悄的。

    蘭歆爾抬起手,輕輕放在他的前胸,順著毛衣滑下。

    劉楠冬只覺得麻酥酥的,順勢抓住蘭歆爾的手,側身翻過去。

    一陣曖昧的甜膩在四周蕩漾,劉楠冬看著蘭歆爾的面龐,一絲一縷都是那般清晰,以前怎么沒發現,蘭歆爾的丹鳳眼這般迷人。

    他把手放在蘭歆爾腰上,碰觸每一寸肌膚,沿著腰線向上摸去。

    蘭歆爾羞澀地躲在身下,攤開雙手,對他給予充分的信任。

    周圍寂寥無人,劉楠冬碰到了她的內衣,上面帶蕾絲花邊,仿若一塊海綿,他繼續向上,指尖滑過蘭歆爾的胸部,電流激蕩心房,他猶豫著。

    蘭歆爾突然按住劉楠冬的手,掌心瞬間貼住她的肌膚,電流過大,萬伏高壓擊打著劉楠冬的大腦,他怯怯地抽出手,翻身平攤在枕邊。

    蘭歆爾不安分地趴在他身上,親了一兩口,笑嘻嘻地摸著他的額頭。

    “膽小鬼!”蘭歆爾說。

    “你膽子大你來啊!”劉楠冬羞紅著臉。

    “這種事應該你們男生主動啊!你是不是男人?”

    劉楠冬微微滲出汗意,“你還沒畢業呢,現在太早了!”

    “你知道嗎?我里面穿了黑色蕾絲,超性感的那種!專門為你買的,你不想看一眼嗎?”

    劉楠冬滾動著喉結,有那么幾秒抑制不住的燥渴,他吻著蘭歆爾,再一次把她壓在身下。

    但理智還是占了上風,劉楠冬很快又清醒了。

    蘭歆爾觸著他浸濕的脊背,淺色的窗簾掩映著二人的身影。

    “你這么緊張?”蘭歆爾抱住他,咯咯地笑著。

    “咱們還是穩重一點的好。”

    “冬哥你太穩了,真的穩的一匹!現在我放心了,你肯定不會對別的女生有什么非分之想。”

    “我不放心了,你太……放的開了!”

    兩個人躺在一起,傾聽著彼此的心跳。

    “都說女追男隔層紗,你會不會有一天不要我了?”

    “我哪敢不要你,你像雷達一樣天天探測我的存在,天涯海角我也逃不到哪兒去。”

    蘭歆爾躺在劉楠冬懷里,“說起來我真的很納悶,高鐵票怎么一瞬間就搶光了?是有人后臺操作嗎?真的是一秒都不到,把咱們的國慶計劃全部泡進咸菜壇子里。”

    “這次去不了就下次去呀,下次咱們錯過高峰期,想去哪兒就去哪兒。”

    蘭歆爾揪著劉楠冬毛衣上的線,“可是我現在真的想去青海,想去祁連山,想去通天河,想去玉樹,想去瀾滄江,想去……”

    “好啦,下次一定去好不好?青海可是我老家呢!你還怕沒機會去?”

    “對哦,那你也應該跟我去躺內蒙,我們那兒的酸奶疙瘩特別好吃。”

    “不過以后咱倆要真到談婚論嫁的地步,你愿意跟我回青海嗎?”

    蘭歆爾努了努嘴,“你怎么不跟我回內蒙呢?我們那地廣人稀,買上個七八個蒙古包,不愁吃不愁穿,比你那兒的咸水湖可好多了。”

    “住個中間地帶,兩頭都能回。”

    “那就留在西安唄!”

    “我要是買不起房怎么辦?”

    “你也太衰了,房都買不起!”蘭歆爾揶揄到。

    “我這學人文學的,剛畢業怎么能找到月薪過萬的工作呢?你怕不怕跟我一起吃苦?”

    蘭歆爾嘟囔著:“我……怕。”

    “那就分手吧。”劉楠冬佯裝生氣的模樣。

    “不怕不怕……”蘭歆爾最怕提分手,感情里一直都是她主動,就算要分,也應該還是她先提出來,想當初三番五次舔著臉跟劉楠冬告白,終于取回真經,怎能輕易丟棄?

    傍晚,劉楠冬做了可樂雞翅,兩人開了一瓶紅酒,正準備享受二人世界,門口響起震天動地的敲門聲。

    “誰啊?敲得這么用力?不會是恐怖分子吧?”蘭歆爾膽怯地躲在身后。

    劉楠冬從貓眼里看到模糊一團,抄起門口的掃帚,輕輕把門開了一條縫。

    舟舟把頭貼在門上,就在剛剛的一分鐘,她提出了分手。

    “舟舟?”蘭歆爾興奮地摟住,“寶貝兒想死你啦!”

    “快別鬧了。”舟舟語氣急躁地沖進臥室,開始往箱子里裝著衣服。

    “舟舟你要搬走了?你不要你的小可愛了嗎?”蘭歆爾站在門口,依依不舍地觀望。

    劉楠冬在門口探了一眼,王梓義并沒有跟上來,國慶“蜜月”才去了兩天,突然打道回府,一定是兩個人鬧掰了。

    劉楠冬拉走蘭歆爾,防止她火上澆油。

    “舟舟怎么了?”

    “你別問了!”劉楠冬用手擋住嘴,“好像是分手了。”

    蘭歆爾如晴天霹靂,曾經那么恩愛的模范情侶,如今各走獨木橋,舟舟走了,合租的室友怎么辦呢?

    蘭歆爾悶悶不樂地趴在沙發上,聽著箱子拉鏈合上的聲音,滾子“轱轆轆”從臥室到客廳,再到門口。

    “砰!”大門關上了,舟舟不辭而別,讓劉楠冬也刷新了以往對她溫柔禮貌的認知,合租要繼續進行下去嗎?劉楠冬給王梓義遞了消息,準備商量后續的事。

    “什么?她直接走了?還真有脾氣,我受夠了……”

    王梓義發來的語音飄蕩在客廳里,蘭歆爾聽后驚恐萬狀。

    “他們……真的分了。”

    劉楠冬嘆了口氣,“他們吵架有一段時間了,這是矛盾累積的結果。所以,以后咱倆有什么矛盾一定要溝通,不然就會成現在這副樣子。”

    蘭歆爾發出“嚶嚶嚶”的聲音,在沙發上打滾,她還沒緩過來,自己的好姐妹一夜之間重回單身狗生活,凄凄慘慘戚戚。

    林悅正在和姐姐通視頻電話,林愉剛拿到B超報告,顯示懷孕了,林悅在宿舍里手舞足蹈,哼哼唧唧唱著小曲。

    “轱轆轆……”

    舟舟惱火地拉著行李箱進門,扔下帽子爬上床,把自己蒙進被子。

    “好,那先說到這兒吧,我室友回來了……我……跟她說說話……”林悅踮起腳尖,窺視著被子里的一嘬黑發。

    “好……好……”林悅掛斷電話,爬上梯子站在床邊,“舟舟?”

    沒有任何回應。

    “舟舟,你回來住了?”

    依舊沒有回答。

    林悅從架子上下來,給蘭歆爾發了消息,才知道舟舟分手了。

    姜迪從圖書館借了十多本專業課書籍,哼哧哼哧抬了上來,踹開大門高喊:“從今天開始,做一個幸福的人,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噓——”林悅瘋狂擺手暗示。

    “怎么了?舟舟回來啦?”箱子擋在宿舍中間,姜迪順手推到一邊。

    “呀!”姜迪嚇了一跳,“這么沉!舟舟是打算回來久住了。”

    林悅捂住姜迪的嘴,順帶掩上門。

    “吵架了?”姜迪小聲問。

    林悅搖頭,“不知道,剛回來。”

    手機鈴聲在床上響起來,被子下傳出一個弱弱的聲音。

    “回去住不可能,我們之間沒什么好說的……”

    ()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xupyez.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xuanhuange.net

99贷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