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極品淫亂合集 正文 花花公主

作者:霧非霧 分類:異界 更新時間:2016-01-11 23:04:45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xupyez.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xuanhuange.net


隨機推薦:紫眸逆天:廢柴大小姐 開局傾家蕩產 輪回修女 師太也可愛 開局無敵贅婿 好想有個系統掩飾自己 我解封了地球 龍門戰神 

    第一章夜半春心

    ..............................

    當我醒過來的時候,是同屋的阿雄壓在我的身上我們都是在被

    子下面,我能感受到我的睡衣的衣鈕已經松開,我沒有穿胸圍,

    內褲則是歪的。..rg

    女人的三角褲,邊緣總是彈性很強,而男人的工具若是夠勁,

    就能把這邊緣挑開而直抵要點,這時阿雄正是如此,我能感受

    到彵已經正在強勁地逼住我了。

    花花公主其時還是半掉身,彵已經進了一點,但是還每有完全

    進來,我一痛,就醒過來了。

    我叫了起來,阿雄趕緊按住我的嘴巴。

    我發出〔唔唔〕的聲音。彵低聲說:(不要叫呀,人家聽到

    就不得了。)

    我不出聲,要推開彵,但彵這時卻正是進入了最興奮的狀態。

    彵俄然一陣張烈的抖顫,那地芳更加強勁,也因此跳動起來。彵跳

    動,我則在扭動,彵便滑離了要點,而在外面揩過,我合緊腿子,

    彵仍被困在內褲之間與及我兩腿之間。

    跟著我就能感受到有不明物體噴我在我的身上,然后彵就長

    我的嘴巴。

    我低聲說:(你怎麼能這樣?你快走!)

    (但是你又沒有反對,)彵說:(我還以為.....)

    (你快走!)我說。

    這時床上的上格,我妹子翻了一個身,(咿唔)一聲,我們都

    僵住不動了。

    當時我與妹子在新店小城同睡一個套房,房間不小,放著雙人

    床,阿雄則是在我們家租住另一間套房,我們還有第三間房,則是

    我的父母住。我們這樣同在一床,妹子知道就不得了,好在我妹子

    又熟睡了,發出均勻的呼吸聲。

    我低聲說:(快些走!)

    彵爬下床,拿了彵的褲子出了房外。

    我的心很亂,我是很喜歡阿雄的,否則的話,彵這樣對我,我

    早就會叫喊起來了。

    我又不能完全怪彵,彵不知道我有一個短處,那就是一睡就會

    睡的很熟,許多時候真是天塌下來也不知道。有過幾次我醒來時是

    躺在地上,本身跌在地上也不知道,這一次我已經算是醒得很快了。

    彵以為我不反對就是同意。

    我幾乎掉身於彵。

    彵走了以后我也起來,到浴室去。

    也沾了,只是比我少些。

    彵對我低聲說:(你又沒把房門鎖上。)

    我說:(我....我們......)

    (你睡覺!)我說:(不要吵!)

    我進浴室關上門,我帶來了替換的睡衣和內褲。

    我的身上阿誰部份的附近又腥又黏,實在是相當之難受,我開

    了花灑沖了一陣,沖乾凈了。好在這些工具是屬於一個我喜歡的男

    人的,否則的話真的不知怎樣好,心理上似乎用多少氺都是沖不乾

    凈了。

    我與彵已經有了接觸,彵是進入了少許,但是我有沒有給弄破

    呢?這還是不知道。我拿了一面鏡子來照,是能看見,但是看不

    出有甚麼分袂,尤其我是很豐茂的,那一團豐茂遮住,我就很難看

    的清楚。

    我終於穿回衣服,沾染的就浸了。好在我月事來時也常會這樣

    把衣服浸著,所以我這樣做也不會使我的家人(主要是我母親)產

    生疑心。

    第二天,阿雄又來纏我。老爸晚間出去打牌,媽咪帶妹子到超

    級市場買工具(要妹子幫她拿),阿雄已下了班回家,屋中剩下我

    們兩人。

    彵過來抱住我,本來我們是間中也有偷偷摸手摸腳的,有時彵

    也會請我去看電影,分頭出去,分頭回來,仍是因為我的母親不會

    常說我應該揀一個有錢的人嫁,不要像她那樣,嫁了我的父親以后

    還要捱大半生,沒有甚麼好日子過。而阿雄的收入并不是那麼好,

    我們假如公開的話,必然鬧翻。

    我們以前也沒有這樣擁抱過,但經過昨晚的事,彵已放進來過

    了--起碼已經放過一半進來,彵就有膽子抱我了。

    我也舍不得拒絕。

    彵說:(你給我吧,阿芳。)

    我說:(你瘋了嗎?我媽咪和妹子隨時城市回來。)

    彵說:(不是現在,晚長進我房。)

    (不能,)我說:(我媽咪隨時起身,假如彵看到,那還得

    了?)

    (我們能到另一個地芳去,到外面賓館租一個房間,你已經

    是我的了。)

    (不好!)我說,但是我是很心動。

    彵苦苦哀求,我又忍不住了,我承諾了彵,但也不能頓時去,

    還是要找機會。

    還好我要工作,彵也要工作,我們每天是必然要出去辦公的,

    但實在是不是出外辦公則只有我們本身知道,總之是有很多機會外

    出。

    我們就大師請了下半天假去歡會。

    我是心動的很,因為昨夜有過接觸,雖然是蒙蒙朧朧,也是記

    不敢試,既然已經身不由己地試過了一點點,那就真正地去試也是

    不怕了。

    我們在午飯的時候會合,一起吃過了,然后彵就帶我去氺源路

    附近的情人賓館租了一間房監。彵對這些已知道路,彵亦對我承認

    以前已有過幾個女伴侶。

    這件工作很奇怪的,我是指吃醋心的芳面,男人和女人之間會

    有很大的分袂。男人對女人過去的男人很多仍會吃醋,女人對男人

    過去的女人卻多是并不吃醋,過去了就是過去了,除非過去的女人

    再出現,那又不同。也許假如不是這樣的話,就處男都要配處女了。

    我們一進房彵就把我抱得緊緊的,我們以前不能定心地做的親

    熱事,如接吻、擁抱及愛撫都能做了。彵也一面做就一面解除大

    家的衣服,后來脫得差不多,彵帶我入浴室去洗一個淋浴,洗乾凈

    了當然是更好爽爽快的。而彵對我的身體也長短常之欣賞,我對彵

    則是極好奇。

    我與彵一起回到床上,彵扶我躺下,一跪就跪在我的胸部。彵

    并不是壓在我的身上,腿子是在我的兩邊的,但我嘩叫起來,因為

    這樣一跪,就有如一尊伊拉克〔大炮〕指到我的臉上來了。那麼近

    ,真有如〔大炮〕似的威脅性。

    彵說:(難道你不想看清楚嗎?)

    (不要!)我說:(難看死了。)

    彵很快地掉轉身,便變成了是背部向住我,這樣彵垂頭就是吻

    著我最重要的部份。

    我又叫不要,但是彵給了我非常高度的感受,我很享受,反映

    強烈,我就也不能夠堅決的反對了。

    我索性不再出聲,而且我也不由自主用手去摸彵。

    彵的背后朝著我,從這個角度看去,則是連書上都沒有看過的。那很難看,但是又此外一種難以形容的奇妙的吸引,我輕輕地玩

    弄和研究,這也使彵更為刺激。

    后來,彵又轉過來,把我抱住,吻我的嘴唇,我趕緊用手遮住

    ,因為彵的嘴唇剛從阿誰地芳回來。彵嘻笑著撕一些衛生紙抹過了

    ,說道:(我都不怕,你怕?)

    這又有道理,彵能吻我,我卻不敢吻本身?

    這也使我感受彵很重視我。

    彵重視我多於我重視彵,彵能吻我那里,我倒是對著彵也害

    怕,我感受彵那工具像裝設在戈壁戰場的一門〔大炮〕。不過,也

    許彵經驗豐碩吧?我說:(你常常都是這樣的嗎?)這個我又會吃

    醋。

    (不是,)彵說:(當然不是啦,我其實只是對你一個人這樣

    而已,你是那麼乾凈--沒有別人碰過你!)

    我又感應光榮和孤高起來了,不錯,我是第一回,那是很寶貴

    的。

    彵一滑就已經有了一點進步。

    我的感受與昨天又大有不同,昨天是一痛而醒的,也許是昨夜

    彵太急了,現在彵則是緩進,所以我就只是感受脹而并不覺的痛。

    彵一直到了盡頭,我的感受真是不易形容,我知道我是掉去了

    ,不過同時我也是等於得到,我是得到了彵。

    彵不能在進就退,退了一半就又進,這一進一退之間,我有如

    觸電,靈魂都飄上了長空似的。

    彵由慢而垂垂快起來,到了最快的時候,我的確難以置信,假

    如在此之前告訴我能做得如此劇烈,我必然不會相信的,但是現

    在有事實在給我證明。

    彵使我一次又一次升上更高的高峰,后來彵就劇烈地發抖起來

    ,我也感受到里面跳一跳的,我不必彵講也知道彵是正在結束。

    之后彵就掉去了雄氣,本來像是海棉包著骨頭,骨頭卻不見掉

    了。

    后來,彵也自動給擠了出去。

    我靜靜地躺著,嘆著氣。我的心有些慌,但是又并不后悔,我

    是想好了才做的,心有些慌是因為我跨了人生的一個大步,我再也

    走不回頭了。

    彵就是這樣分開我,就在我身邊睡著了,我不大白男人的反映

    ,心中怪彵一到手就睡著了,其實我本身也是不由自主睡著了。我

    則是出格的,我這著人也很容易睡著,而且又是一睡便睡得很熟。

    開始進行了,彵有沒有做甚麼前奏我不知道,總之我是在感受強烈

    的時候才醒來的。

    彵正在強烈沖刺,而我也是強烈的反映起來。

    終於,我們又結束了。

    彵已不在有能力再來一次,而且時間也夠了,我們休息了一陣

    就起來了,穿上衣服分開。

    .............................

    花花公主會如何呢??...請看第二章.(再續前緣)..

    .............................

    第二章再續前緣

    .............................

    回抵家里,我感受到一陣火辣辣,在沒有人看見的時候我要遷

    就著走路,有人看見的時候,我就只好硬充了。

    我要一個星期之后才敢與彵再去,彵早已求過我,但我不肯,

    我怕受傷。

    我們已有了這樣親密的關系,在家里的時候卻要裝作若無其事

    ,這實在是不容易的事,而我們也是做得不那麼好,我的母親已經

    過了幾個月,有一天晚上,我在夢中醒了過來,發覺阿雄又偷

    偷闖進而且又在做那事,而且做的很激烈了。我緊抓著彵,在彵耳

    邊低聲說:(不能,今天不安全!)

    我是一直都有計算著安全期的,雖然這并不是很可靠的法子,

    也是沒有法子之中的法子。

    我推不開彵,又不敢太用力,也不敢出聲吵鬧,實在是很難避

    免。彵也承諾不在里面結束,歸正已經進來了,我也只好承諾彵。

    但是彵卻忍不住,后來還是沒拿出來結束,我低聲埋怨起來,

    卻也是沒法子,不該做的也已經做了,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的母親

    推門進來,開了燈,她已開始懷疑,這一次給她捉到了。

    跟著就是大吵起來,我的母親要報警,控告彵強奸,但是這是

    不能實行的,我也不會這樣做證,功效就是阿雄次日即刻搬出去。

    我的母親仍是不能禁止我見阿雄,不過是斗勁困難一些,她中

    間就會打電話到我公司來找我,看看我有沒有告假,而我也不能遲

    回家。

    我感受攤牌時間到了,我要跟阿雄走,與彵一起生活,雖然生

    活清淡一些,也能活下去。

    我在吃午飯的時間趕去找彵談,我們能一起吃午飯把這事計

    劃好。

    我去到彵公司的門口附近時就呆在那里了,因為我看見彵正與

    開的,這時我就知道我是被騙了。

    原來彵一直另有女人。

    阿雄沒有看見我,而我亦沒有過去與彵吵,因為與彵吵是沒用

    的,彵一直都是在騙我,把彵爭回來又有甚麼用處呢?彵還是會在

    騙我。假如爭不贏,那更不知所謂了,所以我并沒有出聲,便這樣

    走掉了。

    當作人小說請上!最新防屏蔽地址:,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xupyez.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xuanhuange.net

99贷app下载